伯爵藍

盾冬無差。我的寶寶是全世界最甜的小孩。也是他的。

【盾冬】Can’t Make You Love Me(下篇·HE)

好像是小透明至今第一次點梗成功,收到文實在非常開心,而且又是比我貧乏的想像更好的溫馨故事QAQ

@大咸鱼(沉迷盾冬亚梅锤基) 真的是個很能掌握盾冬之間溫馨情誼的太太,我也很喜歡我的網戀對象那篇喔♡

大咸鱼(沉迷盾冬亚梅锤基):

 上篇




凌晨一点半。


史蒂夫没有喝醉的经验,他勉强睁开眼睛,除了昏暗灯光下的烟灰缸和威士忌以外什么也看不到。史蒂夫也不会独自抽烟,他二十岁的时候,巴基带着他尝试了第一支烟,他不喜欢那个味道。那个时候的巴基笑嘻嘻的,叼着一根烟,嘴里嘟囔着抽烟看上去很酷,女孩子们会喜欢。史蒂夫也跟着笑,他们学着电影里的人物抽烟,常常抽了一口就笑到发抖。那时候的他们多傻,完全不用顾忌什么。他多次告诉巴基抽烟不健康,巴基总是笑着揽过他的肩膀,信誓旦旦地说他只有泡妞的时候才抽,可史蒂夫知道,巴基时时刻刻都在泡妞,他甚至不用抽烟,只需要站在那里,端起酒杯,一个微笑。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他对巴基的感情没有好兄弟那么简单呢?是在毕业舞会看到巴基和别的女孩共舞,还是在酒吧看到巴基和别的女孩调情,还是在无数次参与巴基组织的四人约会?是每当巴基揽过他的肩膀他都渴望着巴基靠得更近一点,还是每当巴基说话时他无法把视线从巴基的红唇移开?


他爱巴基,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发现不久前的通话记录后,他心有余悸,还以为他在喝醉后打给了巴基,如果是那样他一定会说出一些无法挽回的话。是巴基主动打给他,巴基说了什么?


或许他需要睡一觉。


史蒂夫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衣服都没脱就躺到了床上。以前的史蒂夫是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他很爱干净,没换睡衣就能坐到他床上的人只有巴基。有一次巴基喝醉了,回不了家,史蒂夫就把他留下过夜,把床铺让给他,自己打地铺。那个夜晚他听着巴基的呼吸声入睡,地板很硬,可他睡得很香。他只怨他的单人床太小,塞不下两个大男人。


有的人勇敢无畏,有的人富有智慧,有的人精力充沛,有的人天赋异禀,而巴基拥有一切美好的品格,他是史蒂夫爱慕的人。在史蒂夫心里巴基是完美无瑕的,从小到大,巴基没有变过,一直都是那么好,一直让史蒂夫念念不忘。


史蒂夫把手放在另一个枕头上,假装巴基就躺在他的身边,渐渐陷入了沉睡。


 


 


凌晨两点二十八分。


巴基已经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中途有一辆红色的货车从他的旁边经过,没有停下来,巴基只好继续等待。


他明明只需要打一个电话,可他不愿意这么做,史蒂夫似乎喝醉了,他不能让史蒂夫那么晚开车过来。


如果史蒂夫在这里就好了。史蒂夫总有办法让一切好起来。


时光一点点流逝,巴基感到度过每一分钟都像度过了一整年,可他没办法让钟表走得更快一点。他浪费了整整一个周的时间去解决一个问题,现在他到了关键的时刻,不能放弃,他也不可能放弃。别看史蒂夫才是最倔的那个人,巴基每次只有妥协的份,但在这件事情上,巴基绝不会放手,否则他就配不上史蒂夫的爱。


 


 


凌晨三点零五分。


巴基被身后的车灯弄醒,他激动不已,胡乱地打开车门跑出去,凛冽的寒风立刻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的心一横,整个人站到路中间,不断挥舞着手臂,发出有些奇怪的呼救声。他实在被冻僵了,每跳跃一下都会有脚掌碎掉的错觉。


好在那辆车停了下来。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伸出了车窗外。


“请问你去华盛顿吗?那是我的车……没有油了。”


“是的,我们去华盛顿。你想买我们的油吗?”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掐了男人一下,嘟囔着什么,随后巴基听到男人不耐烦的声音,“我们多余的油也不够你去到华盛顿。”


巴基跑过去,抓住车窗,他实在是慌了,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过去吗?拜托了,我可以给你们钱。”


男人有些犹豫了,大概是看到巴基冻得通红的鼻尖,不忍心拒绝。


“那你的车怎么办?”


“停在那里不要紧的,不会影响交通。”


“我是说,你不打算要你的车了吗?”


“我必须要去华盛顿,”巴基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驾驶证和ID,“我叫詹姆斯,我不是坏人,我只是……”


“必须要去华盛顿,我们知道了。上车吧,你也打不过我们两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巴基猛地想起他出门太急了,没有带钱。他没有表现出惊喜和感激,而是低下头摘下他的腕表,递给那个男人,“我忘记带钱了,能够……”


“行啦行啦,”男人一把把他的手表收进口袋里,“快上车,我们在马路中央呢。”


巴基半蹲着,低着头,露出被吹乱的棕色头发,他的声音不大,几乎要被呼啸的寒风覆盖,“那是史蒂夫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只是抵押,等我去到华盛顿……”


“没问题,你再不上车我们可要走了。”


巴基匆匆把自己塞进去,带进了一股冷风,还好他们也没说什么。巴基往后一倒,闭上眼,告诉自己到了华盛顿一切都会解决,史蒂夫会解决一切的问题。


这是一辆老车,座垫也不够软,还满是灰尘,可是巴基不在乎。当你一心想着终点,沿途发生什么事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詹姆斯,是吧,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华盛顿?”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开了口,她通过后视镜观察巴基,巴基也一下子就精神了。他看回去,看到金发女人的蓝眼睛。


“我要去找人。”


“上帝,你应该知道纽约和华盛顿是一个时区吧,现在那个人肯定睡了。”


“你怎么知道我从纽约来……”巴基一下子警惕起来,不祥的预感让他很不舒服。


女人咯咯地笑了,“你现在知道警惕了?詹姆斯,你放心吧,我们也不是坏人,我叫莉莉,这是我的男朋友科迪。”


正在开车的男人看不下去了,“你的车,来自纽约。我们可不是瞎子,车牌上写得清清楚楚。”


巴基松了口气,他刚才忙着证明自己不是坏人,完全忘了考虑其他的可能性,幸好他的运气还不错。


“因为一个女孩?”


巴基的脸突然红了,他摇摇头,“不是一个女孩。”


“那就是一个男孩,你的男朋友?”


“还不是……”


莉莉又笑了起来,“你准备去表白?”


“不是的……”巴基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捏着自己的袖口,在抬头看到那双蓝眼睛后只好说出了真相,“我准备去……接受他的表白。”


“嘿,莉莉宝贝,你为什么不睡一觉呢?”


“闭嘴,科迪,你明明知道我刚睡过。”


“你们聊得那么开心我没办法专心开车了。”


“你可以加入,宝贝。嘿,詹姆斯,告诉我们更多的故事。”


巴基还不习惯跟陌生人分享他的故事,还是那么私密的故事,所以他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你们不会感兴趣的。”


“还要开一个多小时才到华盛顿,实在无聊,这样吧,我们送你到你的目的地。”


这个提议实在太诱惑人了。巴基舔舔唇,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史蒂夫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周之前他升职了,要去华盛顿工作。他跟我表白,我……拒绝了他。”


“这听起来有些尴尬,告诉我,史蒂夫长什么样子?”


“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嘿,”科迪没好气地说,“你再和莉莉调情我就把你扔出去。”


莉莉又笑了起来。被威胁的巴基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找到他和史蒂夫的合照,“看,那个就是史蒂夫。”


“噢,我看到了,我曾经以为只有莉莉有好看的金发碧眼。”


“专心开你的车吧,宝贝儿,我受够了你的甜言蜜语。詹姆斯,我不得不承认,你们看上去很般配。”


“真的吗?”


“当然啦,你们看上去很般配。”科迪口齿不清地嘟囔道。


“所以你发现其实你也爱着史蒂夫?”


“是的。”


“在大半夜的时候?”


“是的,我实在等不及要亲口告诉他这个。我之前表现得太混蛋了。”


“噢,这很浪漫。”


科迪猛地加速,巴基和莉莉因为惯性往后倒去,巴基冲驾驶座做了一个鬼脸,莉莉则是笑得浑身发抖。


“告诉我,詹姆斯,史蒂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他总是一副正经的样子,喜欢皱眉头,不喜欢笑,他高大英俊……”


“都给我闭嘴——否则我把你们都扔下去。莉莉,你怎么能在我在场的时候谈论另一个男人呢?”


“你好好开你的车,否则我们都会被你烂得不行的车技拖下水。他们已经是一对了,他们不喜欢女人。”


“不,你不能小看你的魅力……”


“你们别吵了。”


“看到了吗?詹姆斯,这就是恋爱,你不得不想尽办法留住你的爱人,因为你会忍不住怀疑自己不够好,你看,莉莉那么辣,可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有一天你也会和那个史蒂夫吵个不停然后因为你们在吵架所以没有人看到迎面驶来的卡车,然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你做好准备了吗,詹姆斯?”


巴基被科迪的言论逗笑了,“我知道恋爱是什么样子的,我谈过很多次。”


“哪一次会让你大半夜的什么都不顾地冲出家门?”


健谈的巴基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巴基是一个擅长恋爱的人,他和很多个女孩子约会过,他总能制造美好的回忆,他还记得那些让他心跳的瞬间:女孩们靠在他肩上的时候,女孩们用柔软饱满的唇亲吻他的时候,女孩们睁着大大的眼睛说情话的时候……那是他擅长的恋爱,可史蒂夫,和史蒂夫恋爱,他对此一无所知。他甚至没有参考,因为史蒂夫从来没有什么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可是史蒂夫在电话里说几句话就能让他不管不顾地离开纽约,他到底是怎么了?


恋爱中的人都会被爱情冲昏头脑,巴基体验过那种感觉,他曾经为了他的女朋友做出很多荒唐的事情,可什么都比不上这个。史蒂夫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大概是见巴基久久不回话,莉莉靠在座垫上,睡着了。巴基在黑暗中,盯着快速略过的路灯和树影,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他的脑子里充斥太多的声音。


 


 


凌晨四点五十六分。


“看来你该下车了,詹姆斯。”


巴基看了看车窗外的居民楼,小心地确认后,才解开了安全带。


“谢谢你们……我先走了。”


寒风再次吹乱了巴基的头发,他把自己缩进大衣里,艰难地朝着科迪和莉莉挥手。


“嘿,詹姆斯,”科迪突然叫道,巴基回头过,靠着下意识的动作接住了科迪扔过来的手表,“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詹姆斯。上帝作证,你根本不需要运气,史蒂夫会让你进门的。”莉莉也把手伸出了车窗,挥了挥。巴基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又冲回去,抓住科迪和莉莉的手,“谢谢你们,我真的很感谢你们。”


“行啦行啦,我们也得走了。这是我的号码,你们结婚了记得邀请我们,希望那个时候我和莉莉宝贝还在一起。”


“谁知道呢?”


“一定会的。”


科迪挥挥手,启动引擎,巴基看着那辆破旧的雪佛兰离去,心里满是暖意。


在值班的保安拦住了巴基,毕竟巴基第一次出现在这里,还是在这么晚的时候。巴基掏出手机,把他和史蒂夫的照片展示出来,“我和他是好朋友,他叫史蒂夫,上个周搬进来的,住在207号房。”


保安查看了一下,发现巴基所说的不假,又看了看巴基冻得通红的鼻尖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就把他放了进去。


巴基终于来到了史蒂夫的门前。


“巴基,你可以的。”


这么想着,巴基鼓起勇气拨打了史蒂夫的电话。


这个时候史蒂夫应该睡了,他不抱太大的期望,可他没办法不期待史蒂夫接起电话。


史蒂夫没有接电话。


巴基按响了门铃,他用力地按了一次又一次,冻僵到没知觉的手指只是凭着机械的命令继续按着门铃。


史蒂夫,快开门,我在这里。


巴基按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门终于开了。那一瞬间巴基居然想要立刻拔腿就逃,可他被史蒂夫捕捉到,被那双布满血丝的蓝眼睛捕捉到。


 


那是凌晨五点二十二分。


 


“巴基?”


巴基几乎是凭着追寻热源的本能抱住了史蒂夫。


那一瞬间史蒂夫才相信他看到的巴基不是幻觉。


“你怎么过来了,巴基?”


“我需要告诉你,史蒂夫,我必须当面告诉你……”


巴基的身子冷得可怕,那是史蒂夫唯一意识到的,他把巴基拖进温暖的公寓里,用脚把门关上。巴基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到了他的身上,他的前进速度有些慢,好不容易到了沙发,史蒂夫哭笑不得地发现,巴基睡着了。史蒂夫想要把巴基先放下,可巴基死死拽着他的衣服,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无可奈何之下,史蒂夫只好把巴基抱到了他的卧室。他希望巴基不要怪罪他这么做。


 


 


巴基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他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除了外套,其他衣服还好好地穿在他的身上。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记得史蒂夫叫了他的名字两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该死的,他还是搞砸了。


巴基懊恼地翻身下床,穿着史蒂夫准备的棉拖鞋,一边环顾史蒂夫的新公寓一边走向冰箱。史蒂夫留下了字条,说冰箱里有做好的午餐,他可以直接加热,还附上各种外卖的电话。噢,贴心的史蒂夫。


这和巴基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他原本以为他会给史蒂夫一个轰轰烈烈的表白然后他们会有一个难忘而火辣的初夜,第二天史蒂夫会把他吻醒然后又是一个火辣而难忘的早晨。结果却是,他扑向史蒂夫,在感受到温暖和爱意之后立刻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去上班了而他却一个人在史蒂夫的公寓里吃着史蒂夫准备的午餐。


“巴基,你醒了?”


“是的,史蒂夫,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在回去的路上了,你吃东西了吗?备用的洗漱用品在卫生间。”


“是的,我很好,你快点回来。”


“好的,巴基。”史蒂夫听上去有点疑惑。果然,他昨晚什么都没说。


不,巴基决定他要用行动来表示。


巴基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听到了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就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巴基眼疾手快地抓住那个人,用嘴唇堵住了那个人的嘴。


“巴基?”


巴基听到史蒂夫的声音之后立刻睁开眼睛,发现他吻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之后像触电一般地放开了怀里的人。老奶奶惊魂未定地捂住自己的心口,睁大了眼睛看着巴基。


“巴基,这是住在210的怀特女士,她想来看看她的猫是不是溜进了我的公寓……”


“真是抱歉,怀特女士,我并没有任何不轨的动机,我只是……”巴基痛恨自己一开始选择了闭上眼睛,该死的,他就说史蒂夫什么时候变矮了,那触感也不对……


怀特女士似乎还没缓过来,“你好……史蒂夫,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单身的。”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巴基的脸热度可观,他看了看同样不知所措的史蒂夫,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可不是,他确实做错事了。


怀特女士摆摆手,“虽然那个举动不够绅士,但是我感觉我又年轻了一回。看来我的猫不在这里,这里只有你的猫,史蒂夫。”


史蒂夫红着脸,把怀特女士送到210门口,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走回207。


“嘿,巴基。”


“嘿,史蒂夫。”


再说点什么。巴基感到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那个……”


“我只是……”


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史蒂夫,我……”


“什么都别说,巴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毕竟那个吻很有说服力。史蒂夫可不想在巴基表白的时候笑出声来。


巴基几乎要哭了,“我又搞砸了对不对?史蒂夫,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又搞砸了。”


“你只是运气不好而已,巴基,你没有搞砸。”


“又是这个表情,你还记得我们八年级的时候,我把隔壁家的窗户打碎了,你也是这个表情……”


他们最后还是笑了出来,就像他们还是十几岁的样子,笑得满地打滚。他们最后瘫倒在沙发上,笑得脱力,就像喝醉了酒一般。


“史蒂夫,”巴基拍了拍史蒂夫放在他胸口的手臂,郑重其事地说,“我原本有一个计划,我差不多要成功了。”


“你不需要计划,巴基,你知道你不需要准备任何计划。我一直在这里。”


巴基的心跳漏了一拍,现在史蒂夫已经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情话了,上帝,他该怎么办?


“巴基,我很高兴的最终的答案是这个,我也明白了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门口,我简直不敢相信……”


“够了,史蒂夫,我们先坐起来。”


半分钟之后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巴基深吸一口气,率先搂住史蒂夫的脖子,在对上史蒂夫的蓝眼睛他的心脏又停止工作了。


“你是想吻我吗,巴基?”


“闭嘴,史蒂夫,我很擅长这个,不需要你教我。”


可巴基在距离史蒂夫不到一厘米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等我点时间——”


史蒂夫把巴基扑倒,整个人覆盖在他的身上,他把吻烙在巴基的额头上,“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巴基,可是我实在等了太久了。”说着,他的吻从巴基的额头移到了巴基的眼睛。巴基不得不感谢史蒂夫把手架在他的左边,否则他会忍不住直接滚下沙发,这实在太过了。


“史蒂夫……”


巴基本来想建议回到告白环节,可史蒂夫含住了他的嘴唇,以至于他立刻忘了他本来想要说什么。


再浪漫的情话也比不上这个吻。


在巴基窒息之前史蒂夫放开了他,谢天谢地。巴基微微喘着气,嘴唇还带着水光,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他本以为会很尴尬,但是看到史蒂夫深情得可以把人融化的眼神之后他情不自禁地抓住史蒂夫的金发,又是一个吻,只不过这个吻更加火辣。


史蒂夫逐渐把阵地转移到了巴基的脖颈和锁骨,那是巴基第一次感受到史蒂夫的攻击性,史蒂夫啃咬着他的皮肤并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巴基想让史蒂夫停下又想让史蒂夫继续,他还没准备好,他的脑子一片混乱,而那不仅是因为史蒂夫的唇舌正在他的身上游走。


“史蒂夫,你得……让你未来的丈夫缓口气。”


史蒂夫立刻停下动作,金色的脑袋从巴基的胸口抬起来,他的语气带着一定的不确定性,“巴基,你在向我求婚吗?”


“我会的,只是不是现在,我还没有买戒指。”


“我猜你对很多女孩说过这句话。”


“没有,如果我说了我会告诉你的,史蒂夫。”


“我真感谢你的毫无保留,巴基。你知道不知道这些年我吃了多少醋。”


“你特别擅长吃醋,史蒂夫,我一点都没看出来你在吃醋。”


史蒂夫刚想要回嘴,巴基伸出手指堵住他的唇,一脸惊恐的样子。“史蒂夫,我们在吵架,该死的,我们会吵得翻天覆地然后忽略迎面驶来的卡车。”


史蒂夫无奈地吻了吻巴基的唇,“好,我们慢慢来。”


“永远都不要进行到吵架这一步,史蒂夫,我不擅长跟你吵架。”


“没问题。”史蒂夫笑了。


“永远这么甜蜜。”


“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说完,史蒂夫含住了巴基的唇……


 


 


 


 


THE END


 


 @伯爵藍 




很抱歉,木有车,室友在旁边不到一米的地方,时不时走过,我实在虚得很。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希望大家也喜欢,比❤。



评论(1)

热度(539)